艾伦·图灵:时代迫害天才,天才开启时代

上周六的时候,一个朋友突然问我,电脑为什么仅凭0和1组成的数据,就能实现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功能呢?这个问题是如此基础,以至于生活在互联网时代的我们甚至日常根本不会去思考。当我从头脑深处回忆计算机基础知识的时候,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是由艾伦·图灵给出的。
Read more

臭棋带来的快乐,人工智能也可以有吗?

本文发表于《上海观察》 臭棋带来的快乐 马云近日在机器智能高峰论坛上表示:“下围棋本来多有乐趣,结果机器从来不下臭棋,快乐都没了,有啥意思?” 话音刚落,在古力和连笑分别与AlphaGo配对比赛中,古力的阿尔法“队友”要求认输,古力不肯,结果AlphaGo暴走乱落子,看似它有了情绪,引得众人发笑——臭棋果然能带来快乐,马云所言不虚。
Read more

我体验了VR/AR,却不太想买了

本文原发于《上海观察》 一 VR/AR 的本质是沉浸式体验,这决定了它与之前的显示设备的根本不同。而问题也正在于此,这种沉浸式的体验,硬件厂商、软件厂商、内容提供商、用户,都没有准备好。 有人可能会觉得“没有准备好”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新技术的开发应用需要一定的周期,未来总会解决的。但我想说,这个“未来”或许是要较长一段时间。
Read more

为何严肃的内容容易吃灰?

我们生活在一个“后现代性”的时代,其表现之一就是权威的消解程度有史以来最高。权威的消解是多方面的,其中就包括价值层面的权威。在商业领域,一个产品的好与坏,无法从纯学理的角度来评判,人们更注重它的市场表现。而今,我们环境几乎完全被商业塑造,商业的逻辑前所未有地深刻渗入人们的生活。 最近几年来,唱衰传统媒体乃至记者、严肃写作者的专业能力的声音一直都没有消停过,无外乎是说传统媒体的渠道、生产的内容不再能赚到钱了。看到段子手、网红等网络营销势力的兴起,媒体从业者又不免觉得眼红,说似乎自己的朋友都去做微信公众号了。
Read more

中国缺乏一种真正的黑客文化吗?

在中国,官方和媒体的话语体系里的“黑客”一词贬义较为明显,随便一搜关于黑客的新闻,大都是违法犯罪相关。一般民众对“黑客”一词的理解也会相当模糊,生活中也不乏遇到诸如QQ号、网游账号被盗之类的被黑案件,另一方面又对黑客能够破解计算机系统的能力感到神奇乃至佩服。 方可成在《中国缺乏一种真正的黑客文化》一文中表达了对中国黑客文化的反思,与西方(主要是美国)的黑客文化传统具有显著的社会运动性质相比,中国的黑客给人的印象只停留在破坏、发泄和盗窃这方面的犯罪行为上。然而真的是如此吗?
Read more

河北蔚县及周边 探险寻古三日游记

一行七个朋友决定胜利日自驾出京,踏上一段寻古之旅。 之所以选择蔚县,一开始是听闻蔚县作为燕云十六州之古蔚州,存有大量辽元时期的古建筑,认为可以来一趟人文之旅。但从第一天旅途的意外发现开始,这一趟旅途就充满了预期外的自然奇景,真切地感受到了燕赵之地“慷慨悲壮”的气息。
Read more

评刺客聂隐娘:文学提供故事,电影提供幻觉

把一个故事讲好,毫无疑问是电影导演的基本功。但是,在我看来,决定一个电影好不好却并不在于这个故事本身有多好。换而言之就是,一个平庸的故事,交给优秀的影人去展现,也是能够造就优秀的电影作品。而把一个好故事讲好了的电影,却未必算得上是优秀的电影。这个价值判断涉及到不同的观众对《刺客聂隐娘》的基础立场,隐含了中国观众至少两种不同的对电影的基本认识。
Read more

没想到新闻院毕业生这么难找工作了

(一) 最近经常感慨自己曾经是新闻院学生。自己毕业之后就成了现在有些人口中的“产品狗”,和新闻业没有了什么关系,但时常能从朋友、同学、学弟学妹那里听到很多新闻业的动态。很久以来自己都是以旁观者的眼光看着世事变迁,很少发言了。不过自从新一轮的言论紧收,自己内心残存的一点“新闻理想”还会睥睨一下现实的荒谬。 但今天我想说的不是言论空间的问题,按照咱们这个民族的德性,那本来就只能听天由命。今天要说的,是新闻业在被技术杀死。
Read more

我的电子游戏个人史

和所有八零后(88年左右)一样,我的童年和电子游戏关系密切。不过就我个人来说,也说不上多密切。但回忆起来,还是可以说一大堆,于是想记下来。
Read more

赛博青铜时代

我们或许处在一个「赛博青铜时代」。 Cyber bronze age. 这个词是我自己生造的,不知道是否准确地传达了我想表达的意思。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