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抱养的小姨的故事

我妈昨天去了家住农村的小姨家玩,跟几个兄弟姐妹一起在小姨家聚餐打牌。她兴高采烈地给我打电话,说没想到小姨退休后在乡下建的房子这么好,宽敞明亮,干干净净。厨房和卫生间,比城里许多亲戚都做得好,还有小花园,菜园,安逸惨了。
Read more

流浪地球:一个老读者的影像观感

《流浪地球》这部电影的基础气质、精神内核是刘慈欣的,但其叙事手法和价值取向是比较典型的类型化/反类型化电影的。在很多老读者心目中,《流浪地球》是最难改编成电影的一篇,但没想到它却是第一部上映的刘慈欣作品改编电影。因此,刘慈欣的核,好莱坞的皮;中国的核,国际主义的皮,也许是个很不错的解法。
Read more

滑坡谬误:把产品做烂的逻辑陷阱

方可成的《百度搜索已死》一文引起较大反响,甚至百度公司都出来回应了。许多人表达出“天下苦秦久矣”的意思,还有人感叹为什么国内的互联网产品总是会在越来越low的路上一去不复返呢?
Read more

拼多多是五环内的人投出来的

一 五环内 有人说拼多多上市是假货和资本的合谋,对社会有害。也有人说,以商品质量批评拼多多是“五环内思维”,看不到五环外的现实需求。 很有意思的是,我恰好住在北京的五环外,但我的确不是拼多多的目标用户。我之所以住在五环外,也是因为我是从小镇和农村来到大城市的人,五环外的房价不是我这样的家庭能够轻松负担的。 其实不见得那些批评拼多多假货多的人就住在五环内,也不见得那些给拼多多叫好的人都住在五环外。
Read more

艾伦·图灵:时代迫害天才,天才开启时代

上周六的时候,一个朋友突然问我,电脑为什么仅凭0和1组成的数据,就能实现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功能呢?这个问题是如此基础,以至于生活在互联网时代的我们甚至日常根本不会去思考。当我从头脑深处回忆计算机基础知识的时候,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是由艾伦·图灵给出的。
Read more

臭棋带来的快乐,人工智能也可以有吗?

本文发表于《上海观察》 臭棋带来的快乐 马云近日在机器智能高峰论坛上表示:“下围棋本来多有乐趣,结果机器从来不下臭棋,快乐都没了,有啥意思?” 话音刚落,在古力和连笑分别与AlphaGo配对比赛中,古力的阿尔法“队友”要求认输,古力不肯,结果AlphaGo暴走乱落子,看似它有了情绪,引得众人发笑——臭棋果然能带来快乐,马云所言不虚。
Read more

我体验了VR/AR,却不太想买了

本文原发于《上海观察》 一 VR/AR 的本质是沉浸式体验,这决定了它与之前的显示设备的根本不同。而问题也正在于此,这种沉浸式的体验,硬件厂商、软件厂商、内容提供商、用户,都没有准备好。 有人可能会觉得“没有准备好”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新技术的开发应用需要一定的周期,未来总会解决的。但我想说,这个“未来”或许是要较长一段时间。
Read more

为何严肃的内容容易吃灰?

我们生活在一个“后现代性”的时代,其表现之一就是权威的消解程度有史以来最高。权威的消解是多方面的,其中就包括价值层面的权威。在商业领域,一个产品的好与坏,无法从纯学理的角度来评判,人们更注重它的市场表现。而今,我们环境几乎完全被商业塑造,商业的逻辑前所未有地深刻渗入人们的生活。 最近几年来,唱衰传统媒体乃至记者、严肃写作者的专业能力的声音一直都没有消停过,无外乎是说传统媒体的渠道、生产的内容不再能赚到钱了。看到段子手、网红等网络营销势力的兴起,媒体从业者又不免觉得眼红,说似乎自己的朋友都去做微信公众号了。
Read more

中国缺乏一种真正的黑客文化吗?

在中国,官方和媒体的话语体系里的“黑客”一词贬义较为明显,随便一搜关于黑客的新闻,大都是违法犯罪相关。一般民众对“黑客”一词的理解也会相当模糊,生活中也不乏遇到诸如QQ号、网游账号被盗之类的被黑案件,另一方面又对黑客能够破解计算机系统的能力感到神奇乃至佩服。 方可成在《中国缺乏一种真正的黑客文化》一文中表达了对中国黑客文化的反思,与西方(主要是美国)的黑客文化传统具有显著的社会运动性质相比,中国的黑客给人的印象只停留在破坏、发泄和盗窃这方面的犯罪行为上。然而真的是如此吗?
Read more

河北蔚县及周边 探险寻古三日游记

一行七个朋友决定胜利日自驾出京,踏上一段寻古之旅。 之所以选择蔚县,一开始是听闻蔚县作为燕云十六州之古蔚州,存有大量辽元时期的古建筑,认为可以来一趟人文之旅。但从第一天旅途的意外发现开始,这一趟旅途就充满了预期外的自然奇景,真切地感受到了燕赵之地“慷慨悲壮”的气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