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n

没想到新闻院毕业生这么难找工作了

(一)

最近经常感慨自己曾经是新闻院学生。自己毕业之后就成了现在有些人口中的“产品狗”,和新闻业没有了什么关系,但时常能从朋友、同学、学弟学妹那里听到很多新闻业的动态。很久以来自己都是以旁观者的眼光看着世事变迁,很少发言了。不过自从新一轮的言论紧收,自己内心残存的一点“新闻理想”还会睥睨一下现实的荒谬。

但今天我想说的不是言论空间的问题,按照咱们这个民族的德性,那本来就只能听天由命。今天要说的,是新闻业在被技术杀死。

(二)

曾经不少人很乐观的认为,信息技术的发展终会使新闻业受益。在这个判断里,论述者甚至把互联网浪潮类比于印刷术、广播技术的发明,由此产生“新媒体“一说,相信新闻系的学生对此不会陌生。教材告诉学生们,新闻业的明天会因为信息技术而更美好。甚至有人会认为,新闻专业主义会成为越来越有价值的素质……

我不知道现在的新闻院是怎么讲课的,但现实是,新闻系的毕业生,越来越难找工作了。

今天就有一个学妹抱怨说,《新X报》的某个领导告诉他,现在都不招新闻学生了,要招会做HTML5的,户口也要优先给技术,前段时间跟别人抢一个熊厂的年薪50W技术,60W没挖成别人75W挖走了。早知如此,读什么新闻系啊。

也许一些报社面对门户网站、SNS之类的冲击了那么多年以后,终成定局不得不认输以后,才会以这么卑微的姿态来狂补技术这门课。但是为时已晚,市场需求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完全不是因为报社的技术人才缺乏的问题。

现实就是,互联网时代基本上在普罗大众的层面上否定了新闻专业主义。简而言之就是,记者以严谨的新闻操作规范与技巧,以富有思想的清醒头脑呈现出的新闻产品,在网民那里,变得不值几钱。况且真正能做到这样的记者现在更是越来越少。

读者现在只需要碎片化的、快速能读懂的、刺激有趣的新闻就可以了。哪怕是错的也没关系,一来大事错不了反正冗余信息铺天盖地,纠错成本低得不行;二来小事反正关注的人少,或者有趣的小事人们也不关心信息是否准确只求一笑;三来伪科学、迷信、荒谬的东西在SNS里传播还少吗。

互联网是历史上最大的熵增利器,生来就是要杀死新闻专业主义的。教材的写作者们还停留在广告主愿意为高大上的人群阅读的高大上新闻产品付高大上的费用的思路上,没料到互联网完全就是个庶民的狂欢。世界变化这么快,哪容得下你一周以后对一个新闻进行冷静而入微的分析呢?

所以那些花大价钱请来技术人员以为就可以重振雄风的报社,是不是接下来的步骤是辞退一部分不懂得如何写出高pv量的文章的记者呢?

新闻业的衰落当然不是因为记者编辑不懂技术,而是互联网技术改变的市场需求。技术激发了人对信息的需求中最原始的一面。不是因为记者不懂技术而变得不值钱,而是因为在这种市场环境下,记者曾经骄傲的一切,已成为阳春白雪。

曾经新闻业以为技术是自己的盟友,是的,或许可以是盟友,但新闻业还是死在了缓慢的自傲中。我也想拥有高品质的新闻产品,但是只能叹息了。

(三)

接下来我要讲一个新闻院学弟的故事。我们都叫他X叔,因为他有一种叔叔一般的迷之气质。

X叔本是东莞一名中产二代,高中时代跟许多新闻院的学生一样,在阅读报纸和杂志中受到新闻理想的感召,主动投了新闻院。高中到大一大二也曾痴迷于阅读古希腊哲人的著作,一直读到德国哲人的著作,时常把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挂嘴边。在成为一个精神上的希腊人以后,他开始跑步,锻炼强健的体魄,希望在肉体上也成为一个希腊人。

本以为X叔就会在这样一条精品文科生的道路上狂奔了,最终也许会成为一个优秀的记者,毕竟精神和体魄都准备好了。但是学院的实习让他有了很多改变。

大概是目睹了国内新闻界的名利场和山寨吧,以及记者生存的艰难,一个头顶有星空心中有道德律的少年,觉得与其做一个生产低端精神产品的记者,还不如做一个木匠。

但是做一个木匠吧,终究是不环保的。于是X叔仍然在书籍中找到了答案,在读完《纯粹理性批判》以后,他开始翻《算法导论》。

毕业后X叔被熊厂鹅厂的产品岗都拒了之后,在家自学一年,跑到美国去读了个计算机科学的硕士。在那里他学会了铲雪和写代码,光阴似箭时光如梭,现在他快毕业了,拿到年薪9w+刀的offer,喜悦得连写作业的心情都没有了。

X叔仍然觉得,做一名“码农”,就跟做一个手艺人一样,都是实实在在地能让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同时让自己活得好一点的工作。那么,当初去读新闻,我们是懒呢还是傻呢?但我也仍然觉得,X叔心里,新闻于他,不过是一个前女友的意思罢了,但仍然属于曾经引领他向上的女人。

##(四)

我也认识不少一直保持了对新闻业的热爱的青年,真正认同新闻对所有人的价值,对使世界变得更好一点的价值,他们也在不断地用自己的宝贵青春在实践着这个信条。

可是这个时代,很可能不是他们的时代。我们没办法选择自己的时代,但总要有人保守一些注定在这个时代没法成为主流的价值。对于我来说,他们就像圣徒一般。

一个时代能持续多久呢?这是信息时代的开荒年代,互联网已经快像电一样成为千家万户生活中离不开的东西了。开荒时代过去后,或许那些保守着古老价值的人们,才会重新找到自己的地位。当然,那些曾经在新闻这个行业混饭吃的人们,也会被大浪淘沙。

L君常常跟我感叹说,也许过不了几年,我们就会成为最后一批正儿八经的新闻系毕业生了。这个专业很可能就不复存在了。

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我们知道,第一批登陆美洲的不会是文人、科学家,只可能是探险家、商人。解决温饱,文明建立后,才会有更高追求。互联网就是新闻业的美洲大陆,现在是互联网美洲开拓史的公元177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