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n

邮差

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的理想是当宇航员。不过,后来细想,宇航员那是多么孤独的角色啊,面对茫茫星海,被无穷无尽的真空包围……而且,要是出了什么事故,完全是孤立无援。

于是有一段时间我觉得,邮差也是个不错的职业呢。

那时候生活在小镇上,邮差会把每个人的信亲自送到每个人的手中。邮差认识每一个人,邮差知道每个人有多少在外的友人亲人挂念。邮差不会偷看任何人的信,但邮差会取得人们的信任,甚至帮助不识字的老人读信。邮差会和每个人寒暄问候,邮差会倾听每个人的喜怒哀乐。邮差是每个人的朋友。

邮差每天都围着小镇转圈,无论阴晴雨雪。邮差就像小镇的守卫者。

再后来,我上了新闻专业,有过一段和邮差的感觉类似的实习工作。可是,记者每天见的都是陌生人,而邮差每天见的都是老朋友。

如今城市里的邮差,都是把信,从一个邮筒转移到另一个邮筒,人们都在办公室里上班。

而我,自然没有当上宇航员,也没有当上邮差。我每天坐在办公室里,偶尔接到快递的电话,说楼下有我的包裹让我去取。

然而再也没有了那个,固定的邮差。

于是想来,宇航员未必是整个宇宙中最寂寞的,至少,在无线电波的另一端,他有一个老朋友。而且说不定,飞到天上,他只是在当一个星际邮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