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n

久违了,银河

它就在抬头的方向,可是我看不到它。

我曾经整夜地注视它,后来再也没见过它。

那一晚我坐了六个小时的大巴,穿过平原和高山,来到内蒙古草原的边缘。那一晚天气不是很好,天空中能见到些许繁星。路途太累,又很晚,就入睡了。

第二天骑马过草原,第一次信马由缰,虽然骑得全身散架,但很兴奋。

是夜,院子里燃起了篝火,音响里放起了《最炫民族风》,有人在唱歌,可是我身上有些酸痛,又觉得有些孤独,便窝在屋里没有出去。

接近午夜,篝火熄了,我想到那是一个无月夜,抬头看天,应有收获。

在院子里隐隐约约能看见天上的雾状带,老朋友,好久不见了。

几个男生和女生在院子里打桌球,我说谁跟我一起上山看银河,不为所动。

于是我借着路灯昏暗的光,几个箭步冲上了门前的小山。

山脚下是零星的灯火,抬头,则是满天的星斗。

目之所及,是无尽的繁星。

银河横亘苍穹。

它发出柔柔的光亮,照亮了小山岗软软的草面,还有旷野中那棵孤零零的树。

如果那一刻有姑娘跟我在一起,我定然会爱上她。

久违了,老朋友。

以至于我忘了下山的路。

其实我宁愿那一刻时光停止流淌。